隆德县人民法院
首页 法院概况 新闻中心 诉讼服务 司法公开 法院文化
今天是: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->隆德法院->法院文化->法官文苑
汪汪

  初 初识

  外婆去出差,逛书店时给可可买回一套卡片,包含各种常见物品的图案,这位8个月的小人看得眼睛发亮。

  抱着她一张一张认:“可可,这是兔子、西瓜、娃娃......”

  稍微长大一点,开始时不时考考她。在她面前摆放几张卡片,“可可,小狗是哪个?”

  一只小手指在小狗的卡片上点了点。

  交换一下位置,再问,“可可,小狗呢?”

  小手指又在小猫的卡片上点了点。

  再交换一下位置,接着问,“可可,把小狗找出来。小狗,汪汪。”

  这下小手指在老虎的卡片上点了点。

  在可可看来,总是趴在地上的毛绒绒的那种东西就是妈妈口中的“小狗”吧,管它耳朵扁还是圆;毛长还是短;尾巴粗还是细呢——事实上,她也管不了这么多。

  对 号

  天气终于不那么寒冷,每天可以抱着可可去外面多活动一会儿了。

  小区里的流浪狗和流浪猫逐渐多了起来,有的娇小可爱,有的瘦骨嶙峋,有的身负伤病。他们也有父母或为人父母,他们也有悲欢离合,也知冷热苦痛。常常想,命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让他们在这钢筋水泥的世界里寻找生存的希望。他们,应该属于更加广阔的世界。

  “可可,你看,小狗,小狗汪汪。”她朝着妈妈指的方向望去,眼睛里充满惊奇和兴奋。

  “这也是小狗,汪汪,小狗汪汪。”她用挥舞的双手回应——终于看到活的了!

  观 望

  可可一岁,到了跌跌撞撞学习走路的阶段。在路上看见小狗,总要停下来,缩在妈妈怀里,细细观察它的一举一动。

  这幅情景会常常出现在街头:一个年轻女人蹲在路边的石阶上,怀里圈着稚嫩的孩子。孩子瞪大眼睛看着一只白色的,身上沾着泥土,圆头圆脑的小狗在树坑里左嗅嗅右闻闻。在她身后,年轻的女人嘴角微翘,入神地看着这个表情不断变化的小孩,蹲得累了,小心翼翼调整下重心,生怕打扰到他们。

 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。

  孩子,你慢慢长,慢慢长。珍惜生命里出现的每个人,每个动物,每棵草木;尽情享受每份欣喜,每份感动,每次爱恋。这些,都能让你成为更好的人。

  触 摸

  奶奶家的院子里又多了一家人:三条大狗和四条小狗。出生不久的小狗圆嘟嘟,毛绒绒,虎头虎脑的,看见人就摇着尾巴跑过来,忽闪着一双大眼睛,像极了刚会走路的可可。

  可可看见它们就手舞足蹈的,微微蹲下身子,用两根小手指勾像掌心,想把小狗“勾”过来。被无视。她也不气馁,“汪汪、汪汪”地叫着追过去了。

  为了让可可能近距离和“汪汪”接触,妈妈每天下班后都拿些面包喂他们。初春的阳光拨开劲风,轻轻搂住这对母女,好让她们暖和些。可可的小手也从刚开始的紧张慢慢变得大胆起来。终于,第一次成功触摸到汪汪的小鼻子,赶紧缩回来,转过身开心地咿咿呀呀搂着妈妈跺起了双脚。

  “哎呀,快回来!”皱着眉头的奶奶担心起来了——“这都是流浪狗,身上不知带着多少病菌呢,还有,万一咬了孩子可怎么办。”

  奶奶的担心不无道理,但看到可可激动的眼神,幸福的表情,妈妈终究还是不忍心把她带进屋子,锁起门,围在“干净又安全”的圈子里。

  “我陪着她,只稍微摸下小小的狗狗,就不会被咬;和它们玩会儿回去就洗手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”妈妈心想。

  毕竟,随着她慢慢长大,对一切都司空见惯,小小的好奇会越来越少,小小的幸福会容易忽略,小小的快乐也一去不返......

  好 友

  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,可可和“汪汪”的关系也进入了下一个阶段。

  她们在一起,弯着腰的可可,对面一群摇尾巴的小狗,她有时跺跺脚,有时眨巴两下眼睛,还不时“汪汪,汪汪,汪汪汪呜啊。”,小狗们有的跑开了;有的也“汪啊”回应着;也有的干脆蹲下来清理自己的绒毛。得幸于此,我也有了一项野外智力娱乐活动——蹲在旁边猜她们都是个什么意思——你瞧,

  可可在说:“小狗狗们,你们有没有想我呀?”。

  最小的小黑说:“嗯,每天见到你真开心。”

  阿花说:“我饿了,今天有面包吃吗?”

  小黄说:“啊,阳光真好,洗洗澡。”

  大个子说:“小屁孩,傻乎乎的,我还是锻炼身体去啦,拜拜。”

  这天,妈妈下班后和往常一样接可可回家,刚走出奶奶家门口,可可突然手掌一张一合——“汪汪!”,原来是大个子,它竟真的跟了来。就这样,妈妈抱着可可,可可看着小狗,小狗跟着妈妈,走出院子,通过小巷,穿过马路,一路到了小区门口,这里有两个音乐娃娃(投一枚硬币进去,就会边摇边唱歌的卡通座椅),可可每天路过都要坐一会儿,妈妈投了硬币,给可可寄好安全带。小狗应该会走掉吧,妈妈怀着这样的疑问转过身去——音乐响起来,大个子竟然摇了摇尾巴,优雅地将后腿弯曲——它坐下来了!它是在等可可呢!妈妈鼻子一酸,恍惚觉得自己多了一个孩子,可可多了一个哥哥。

  感谢,有你,真好。

  牵 挂

  从什么时候开始,你的心中已经有了一群叫“汪汪”的好伙伴。妈妈想。

  不仅是在路上,院子里,甚至在家里,可可也随时记挂着她的伙伴们。正在家里玩她的玩具,小区里传来小狗的叫声,立马停下手中的事情,转转眼珠,竖起耳朵听听,确定了,看看妈妈,小手指向窗户——“汪汪,汪汪!”。妈妈笑笑,抱起她站在窗边,脸贴在窗户上找到小伙伴的身影,心满意足地笑了。

  自从发现了这点,妈妈“对付”赖床的可可、不穿衣服的可可、不愿意洗脸的可可便有了“法宝”——“可可,咱们得快点了,汪汪还在等你玩呢”,一句话胜过各种说教。

  穿戴整齐,出门还不忘记礼物,或水果或玩具或糖果,甚至一朵小花,也要带着与自己心爱的“汪汪”分享。

  妈妈开心之余,有时也会吃醋。

  “可可,妈妈要走了,你是和汪汪玩呢还是跟妈妈走呢?”

  不等话说完,她,竟然,毫不犹豫,伸出小手朝妈妈转了转——

  是在说:“妈妈再见”......

  

来源: 责任编辑:高瑜
☆ 隆德县人民法院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“隆德县人民法院网”的作品,版权均属于隆德县人民法院网,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和使用。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隆德县人民法院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②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隆德县人民法院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。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隆德县人民法院网联系的,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。